此時的無上傀儡宗,伴隨著宗內一名化神飛升境的修士自爆,逐漸分崩離析。

天魔圣教眾人則在躲過這名無上傀儡宗修士的自爆之后,迅速占領武夷山脈。

莊顏一邊派人追殺此時逃遁的無上傀儡宗修士,一邊安排人手清理和收剿武夷山脈。

除去前去追殺無上傀儡宗精銳的陰右使及數名天魔圣教的內門長老,以及此時前去追擊無上傀儡宗逃亡修士的葉老、天妖王等數名元嬰出竅境的修士而外,大部分天魔教的修士都兩眼放光飛進武夷山脈,僅有少部分修士留在莊顏與白素素身邊。

莊顏對此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無上傀儡宗坐落在洞天福地武夷山脈,再者,又是天玄大陸六大上門之一,宗門內的天才地寶一定不少。

即便,無上傀儡宗可能有精銳攜寶物提前轉移,但是諾大的無上傀儡宗肯定有來不及轉移的寶物。

莊顏對此立下規矩,修士在戰斗中所獲得的寶物,八成歸個人所有,兩成上交宗門。

這極大地提高天魔圣教眾人的戰斗積極性。

在征服天玄大陸正魔兩道的各個門派的過程中,莊顏就在考慮怎樣才能更好地發揮天魔圣教眾人的戰斗積極性。

以戰養戰。

就目前來看,這將戰利品賞賜給各個天魔圣教的修士似乎是一個的不錯辦法。

自從征服魔道血凄門開始,到如今滅掉無上傀儡宗,大大小小的各一場戰役中,天魔圣教的高至化神飛升境,低至真火煉丹境的每一名修士都是冒著隕落的風險在戰斗。

有風險就會有壓力,有壓力就會緊張,有緊張就需要發泄。

莊顏和白素素帶領著不多的心腹冷靜掃視著武夷山脈中的無上傀儡宗宗門。

莊顏很喜歡這征服帶來的快感。

怪不得有人曾說權力對于男人而言,如同春藥。

現如今,莊顏對此深有同感。

這征服無上傀儡宗的戰斗,莊顏并沒有讓莊鵬登場。

畢竟,莊鵬剛剛跨入元嬰出竅境沒多久,正需鞏固自身的境界。

一日后,前去追殺無上傀儡宗的逃亡修士的葉老、天妖王的等人返回武夷山脈。

三日后,前去追擊無上傀儡宗提前轉移精銳的陰右使及數名元嬰出竅境的內門長老返回到莊顏身邊。

葉老、天元王、陰右使也各有各收獲。

無上傀儡宗的剩余一名化神飛升境修士終究沒能逃過天魔圣教兩三名化神飛升境修士的圍攻,最終身死道消。

至于前去追擊無上傀儡宗宗主的天妖王雖然沒有將無上傀儡宗宗主滅殺,但是在數名天魔圣教的元嬰出竅境內門長老聯手之下,這名無上傀儡宗的宗主已經身受重傷逃離。

短時間內,無上傀儡宗宗主已經掀不起什么大浪。

而追擊了無上傀儡宗提前轉移精銳三日的陰右使,則在這三日中帶領著數名元嬰出竅境內門長老斬殺掉兩名元嬰出竅境和五名真火煉丹境的修士,并將這些無上傀儡宗逃亡的精銳打散。

還好,無上傀儡宗逃亡的精銳并無化神飛升境修士,否則,陰右使和數名元嬰出竅境的內門長老也只有開溜的份兒。

五日之后,在留下一名元嬰出竅境和五名真火煉丹境修士留守武夷山脈后,莊顏率領著天魔圣教的眾人踏上返回吳國臥龍山脈的路程。

征服無上傀儡宗,莊顏離一統天玄大陸的目標又進了一步。

到如今,天玄大陸還能與天魔圣教抵抗的勢力只剩皇覺寺和白馬寺。

至于天玄大陸除去正道六大上門和魔道五大門派而外,剩下的只是一些最高戰力為元嬰出竅境的中門和門中修為最高僅為真火煉丹境的下門,以及實力最多達到筑基期不入流的小門小派。

這些中門、下門,乃至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