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才說什么?”程嬌娥似乎一下抓住了重點,突然起身抓住了燕回的肩膀,程嬌娥的力氣不大,可還是把燕回嚇了一跳,燕回知道程嬌娥的腦子好用,自己根本跟不上她的思路連忙思考自己剛才到底說了什么。

“我說,是不是阿玉身上有什么秘密,畢竟他是一國之主,也不是所有的秘密我們都知道啊。”燕回盯著程嬌娥的神色,她直覺現在的程嬌娥有些不對勁,恐怕是商裕一事對程嬌娥刺激過度,就連燕回都無法接受明明今日便要給商裕治病了,奈何商裕卻被人抓走了,人生的起落總是如此猝不及防。

“還有,你剛才還說……”

“我還說了,商裕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寶物啊,不過我是檢查過的,應該是什么都沒有啊,枉費他還是一個皇帝。”

“是有的。”程嬌娥瞬間清醒,卻覺得全身都冰冷下來,“也許是我疏忽了,難道那些人是西江的人。”

不知程嬌娥想明白了什么,燕回只覺得現在的程嬌娥很危險,程嬌娥突然朝外奔去,“回兒,昨日那些殺手的尸體呢?”

“寧錦都處理了,怎么了嗎?”

“都送去哪里了?”

“應該是城外的亂葬崗,那些尸體來歷不明,好在將軍他們還是有辦法的,總算是把尸體都運出去了。”

“我們去亂葬崗。”見程嬌娥語氣堅定,燕回驚恐道,“去……去那里做什么?嬌娥,你現在身體需要休息,還是不要奔波了,若是真的有什么問題還是等大人他們回來之后吧。”

“你怕了?”程嬌娥只覺得現在的自己無比清醒,“死人哪里會有活人可怕,回兒,你若是害怕我可以自己一人前去。”

“最煩你這樣了。”燕回深吸一口氣,“罷了罷了,你們中原不是說舍命陪君子么,今日我便舍命陪師姐了,不過就是一個亂葬崗,我才不怕呢。”

見燕回鼓足勇氣,程嬌娥撫慰的拍了拍燕回的肩膀和燕回一起出了門,杜小若本想勸下程嬌娥,但也知商裕失蹤程嬌娥根本不可能不管,只得囑咐他們二人小心。

京城內依舊是風平浪靜,沒有人知道天奕的國主此時失蹤的消息。

城外亂葬崗來了兩個妙齡女子,正是程嬌娥和燕回,燕回一身武功算是上乘,也素來天不怕地不怕,奈何對于鬼怪之事卻是格外在意。

此時雖然是白日,奈何此地的確是鬼氣森森,周遭寒冷刺骨,卻是怎樣也揮之不去的,燕回跟在程嬌娥身后全靠程嬌娥支撐著,要不然多半是站立不穩的。

“此地實在是可怕,嬌娥,要不然我們還是離開吧。”燕回是當真有些膽怯,倒也不是別的原因,而是單純的害怕鬼怪。

“無妨,我會保護你的,況且這些只是死人,人死之后便會匯聚陰氣,因此此地才會覺得冷,況且我們沒有做過什么違背良心的事情,又有什么害怕的呢。”

縱然話是如此,奈何燕回還是害怕,不過見程嬌娥堅持,燕回還是緊緊跟在程嬌娥身后了,程嬌娥護著燕回上前,尸體都被寧錦處置過,至少看起來和這里的尸體沒有什么差別,不過程嬌娥還是很快就分辨出了其中一具尸體,程嬌娥記得這個人的眉目輪廓,正是當時自己親手所殺的那人。

程嬌娥檢查過,此人果然是因為中毒而死的,一邊的燕回終于放松了下來,四周的確都是死人,沒有其余的異動,至于死人對于醫者來說本也是最普通的,燕回也不是沒有殺過人,所以對此還是習慣了起來。

“你怎么知道這個人是昨日的殺手啊,難道你摘下面罩看過?”

“那倒是沒有。”程嬌娥默了默,“此人乃是我昨日親手所殺,畢竟是第一次所以我記住了他的眉目,此人眉心正中有一點紅痣,倒是很好分辨的。”

“原來如此。”燕回知曉程嬌娥記憶力極佳,不過念及程嬌娥是第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