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羽想也沒想便點頭了,然后無語的扯了扯唇角,這王府里的廚子煮得可比她煮的好吃多了,這貨竟然要吃她煮的粥,雖然她煮的不錯,但是和王府的大廚一比,可就差得遠了。

不過既然她答應了,自然要做到。

“好,那你躺會兒,我去給你煮點粥,再做兩樣小菜。”

“小羽兒,你真好,”南宮凌天軟軟的聲音,配上又萌又乖的眼神兒,比一只小狗還惹人憐愛。

花驚羽這念頭一起,便驚悚的想昏過去,堂堂北幽王殿下這會子竟然成了一只小狗,能不讓人驚悚嗎,所以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羽兒落荒而逃了,毫無招架之力。

背后的南宮凌天眸光溫柔得能掐出水來,看來小羽兒對他的賣萌撒嬌沒辦法,這感覺真是好啊。

這是獨屬于他一個人的感覺,他現在總算找到對付小羽兒的法寶了。

南宮凌天此刻溫潤得好似天上皎潔的日光,不過一會兒功夫,臉色便冷沉了,戾寒之氣遍布著周身,動了一下身子,歪靠到床邊,朝外面命令:“青竹。”

青竹閃身走了進來,抬眸望向床上的主子,又恢復了一慣冷酷無情的嗜血神容,這樣的他才是他們的主子。

雖然他有柔情,但是那柔情只為一個女人展現。

那就是花小姐,主子面對別人的時候,依然是手段血腥而殘暴的。

“今兒個龍月國的離洛皇子可有來過?”

“回主子的話,來過,他好像邀花小姐前往護國寺去聽慈云大師講壇,聽說慈云大師出關了,在護國寺開壇*,所有的人都可以前往護國寺聽他*,離洛皇子便是邀的花小姐前去聽法,不過后來因為主子的生病,花小姐沒去。”

南宮凌天點頭,眸色幽寒,看來還是他有先見之明啊。

若不是他洗了冷水澡,小羽兒這會子就要被那個男人騙走了。

他知道這個男人喜歡小羽兒,想霸占小羽兒,他做夢。

南宮凌天周身陰驁的寒氣,瞳眸騰騰的閃爍著:“派人留意著這人的動靜,記著不可離得太近,此人不是等閑人。”

青竹立刻點頭退了出去,他也看出來那離洛皇子不是等閑人,聽說他以前是個傻子,真不知道為什么好了以后會這么聰明。

聽說他現在在龍月國備受老皇帝的重視,很可能會成為未來龍月的太子。

這人可是他們家王爺最大的勁敵了。

雖然以前赫連皇子也喜歡花小姐,但是赫連皇子和離洛皇子是不一樣的,花小姐似乎喜歡離洛皇子,但是她只把赫連皇子當成一般的朋友,這兩者可是差別/。

房間里,南宮凌天因為想到了花驚羽去給他去煮粥了,臉色一下子溫融燦爛起來,今日他什么都不想管,什么都不想理,只想和小羽兒單獨的相處,享受這難得的二人世界,要知道眼下暗處有多少的暗潮潛伏著,還有多少的是非盯著他和小羽兒,他們的日子不會太過平靜的,但是今天他什么都不想理會。

南宮凌天閉目養神,半個時辰后,花驚羽端了托盤輕手輕腳的走了進來,托盤中擺放著一碗清菜肉絲粥,外加兩個素炒的小菜,十分的簡單,但是手藝卻不錯,一端進來便有一股香味散開。

南宮凌天立刻食欲大動的睜開眼睛,笑意淺淺的開口:“小羽兒,你這粥煮得好香啊。”

“哪有你說的那么夸張啊,”花驚羽笑了起來,被人夸肯定是高興的事情,不過她的廚藝確實是不錯的,做的東西雖然和大廚不能比,卻也是是清香撲鼻的。

“不夸張,怎么可能夸張呢,一聞我就想吃了,要知道本王的胃口可是很刁的。”

南宮凌天的胃口確實挺刁的,早先的時候,這北幽王府曾經一個月換了五個廚子,兩個被他打得半死不活的,還有兩個直接的扔了出去,后來還是皇上下旨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