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諸葛楓讓陰山裂開,涌出大量的惡鬼以來,這一次是我首次睡到自然醒,別提有多舒服了。

不過中午的時候吳冰來了,她的雙眼紅紅的,一來就氣呼呼的進入房門是關閉的那個房間。

沒有人去勸什么,他們清不清楚吳冰怎么了我不知道,但我想應該是他父親讓他做什么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吧。

楊老準備好了一些吃的,讓我去敲門叫吳冰出來,我有些不情愿,不過還是去了。

“叩叩……”

我敲了敲門喊道:“吳冰,出來吃飯了。”

“時間不早了,我還要和梁大哥去南華省,你快出來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吳冰……”

“嘎吱……”

房門打開了,吳冰雙眼血紅,看樣子才哭過。

“你……怎么了?”我小聲的問道。

吳冰低著頭沒有說話,她走向飯桌邊,看著楊老道:“楊爺爺,我爸你們還是讓他離開協會吧,他……”

周明見到吳冰這樣,遞過去一張紙巾,眉頭皺起道:“他怎么你了?你們吵架你也不能在這里打小報告啊,那可是你的父親。”

“他不是我父親,他是魔鬼,他讓我想辦法陷害紀航,讓他當不成會長,還讓我想辦法趕走楊老,他變了,不在是哪個我尊敬的父親了!”

“嗚嗚,楊爺爺,要不你連我一起趕走吧,我覺得很對不起你們!”

吳冰低聲抽泣,還說了對不起。

楊老走到飯桌前坐下,抬頭看了我一眼,深深的嘆口氣道:“看來大海還是放不下啊!”

“當初要不是姜懷城來了,他是有可能做會長的,至少是個副會長!”

這話一出,我就很不解的道:“他們家條件不錯啊,不當這個會長有什么?”

“靈異協會的會長不過就是吃喝玩樂都有人付錢嗎?至于這么揪著不放,干脆讓給他得了!”

這話一出,楊老的眼神頓時不一樣了,我感覺他的眼中閃過銀色的光芒,周明卻是驚訝的看著我。

似乎這個會長就像皇帝一樣,人人都想做,我這么反常就是不對一樣。

梁友強倒是沒什么,他知道我并不想當這個會長。

吳冰小眼睛刮了我一下,我郁悶的看著他們,見到楊老緩慢的站起,一步步走向前方,哪里正對大門。

走了幾步,他才意味深長的道:“協會雖然是個幌子,但是做了會長的人都有資格去哪里,他的想法我懂。”

“不過哪里的人都是妖孽,像大海這樣的人一旦去了,現有的平靜就會打破,你以后不許在這么說。”

“昨晚的考核,在你進入的那一刻似乎就看破了,你這樣的人不去哪里可惜了。”

“姜懷仁和藍芷柔在的時候,他們雖然不凡,但也看不透我那幻鏡中的一切,吳大海就更不用說了。”

“很多事情我老頭子都不能對你們說,但是這個會長的位置不是兒戲,他能調動所有道門中人,也能支配一些異能者。”

“吳大海可能就是在我那里看到了一些東西,所以他才心心念念的想要做這個會長!”

“小伙子,無論什么都不是無緣無故,你好之為之吧!這個會長你不做,也輪不到他。”

“大家吃飯吧,我有點累了!”

話閉楊老進入休息的地方去了,而我們沒有人說話,只是梁友強坐在飯桌前,一個人吃得津津有味,這貨不知道聽沒聽到楊老的話,但我卻抓住了一個關鍵詞。

那就是“異能者!”

這個詞對我來說很陌生,是第一次聽到,看來這靈異協會的水很深,有些事情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樣,說不定還真的只是一個幌子而已。

于是我決定吃了飯去找楊老問問清楚,這里我的職位最高,所以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