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像是一個循環,只要打不破這個循環就會一直運轉下去,如果韓飛能使用法力的話,一刀便能殺一片,可是在這里法力被限制,重力加倍,這樣運轉下去的話,再強的人恐怕也要被累的虛脫,到最后被這群血猴子蠶食。

這群猴子一個個齜牙咧嘴、張牙舞爪,看起來很瘆人,究竟攻擊力或者被他撲到會受到怎樣的傷害,自然是不得而知的。

數刀砍過后,韓飛也發現了,這群血猴子根本就沒有氣息,或者說根本就沒有一絲生氣。

韓飛只是著急了片刻,很顯然這群血猴子要么就跟人偶有點相似,要么就是靠著陣法竊取天地之力來運轉的,被一群血猴子包圍想找到陣法恐怕有點難,如果沒有這些血水呢?

韓飛收起了蕩魔刃,雙手上燃起了兩團太陰真火,迅速的拋了出去,太陰真火,一縷便能凍結天地,當初在斷魂山,韓飛拋出太陰真火,斷魂山數百萬年的綠植,一瞬間被凍結成了冰塊隨風而逝。

太陰真火在韓飛方圓十丈以內肆意燃燒,憑借這火勢,瞬間便能將這個空間都凍結成冰在被烈火化作虛無的。但是,與韓飛想象的不一樣,那群血猴子,只是一開始被太陰真火遲滯了一下,并沒有被太陰真火化作虛無,反而在下一刻變得更加的暴躁。

“幻境!”韓飛突然想到,除了幻境之外,韓飛想不到其他可能這群血猴子竟然連太陰真火都不怕的其他可能性。

那么,既然是幻境的話,恪守本心,便能從容應對了,韓飛沒有收回太陰真火,只是站在原地,也不避讓,任由血猴子撲向自己。

數只血猴子同時撲上了韓飛,有的抓撓,有的撕咬,在這一刻,雖然韓飛堅守心智杜絕了那種惡心感、和恐懼感。但是,他卻杜絕不了身體上傳來的疼痛感。

“這竟然不是幻境?”韓飛詫異了,他此刻雖然使用不了法力,但是他身體的強度即便是一般的天階武器也傷害不了,這些血猴子竟然能夠弄傷他的身軀。

迫不得已,韓飛抖開攀附在他身上撕咬的血猴子,再次拿起蕩魔刃,調動起細胞中蘊含的力量,快速的劈向近前的那些血猴子。

沒有氣息,沒有生機,也沒有思維,很顯然韓飛能動用的神識之力也奈何不了這群血猴子。

神識之力?

韓飛想到這里,身型一抖,魂魄離體,擎住蕩魔刃,傾注魂力,用力一刀劈了出去。

在這個空間之中法力用不了,但是區別于其他仙境以上的修者,他還擁有魂力。煉魂訣練到離體境后,魂魄便能任意的離開肉體。

這一刀,魂力順著刀鋒在這空間中所向披靡,斬碎了數十個血猴子,韓飛見此招有效,立即連續揮出數刀。

在所有猴子被砍碎化為血水還沒來得及復活的時候,魂力透過他的魂魄鋪天蓋地的將整個空間包裹在其中,接著引導這太陰真火覆蓋住了滿地的血水。

鬼哭狼吼一般的聲響在這個空間中回蕩著,韓飛也眼見著地上的血水化為虛無。

然而并沒有消停片刻,伴隨著鬼狐狼吼一般的聲響的回蕩,一個巨大的血猴子就像是從地下長出來的一樣,就在韓飛的面前逐漸長高,直到一丈多高才停止。

這猴子佝僂著背脊,兩只手臂直垂到膝蓋,渾身如浴血一般,不時的還有粘結的血滴落在地上“哧哧”的冒煙。兩眼泛著藍色的光芒,猶如實質一般的射在韓飛的身上,讓他感覺渾身的難受。

“擅闖封印之地者——死!”這聲音就像是巨鼓敲打出的聲響一般,但是韓飛卻是聽清了這句話的含義。

韓飛一個閃身,魂魄重回了軀體,雙掌對著巨猴就拍了過去。

這兩掌不分先后,快若閃電,一念為陰,一念為陽,一掌為因,一掌為果,陰陽相克,因果相生,陰陽相生,因果相續,陽斷因,陰克果。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