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強有些不太相信宋琳所講的這些。

雖與宋相思有幾面之緣,但宋相思留給他的印象還算是不錯的。

宋琳苦澀一笑,眉眼間盡是一份恨意。

冷冷的抬起頭,瞪向許強,頗為認真的做出了詢問:“你是在懷疑我所講的每一句話嗎?”

許強是真的有些懷疑宋琳所講的這些。

雖然他很喜歡宋琳,在得知眼前的宋琳,便是自己大學時候所暗戀的對象后,他更是激動不已。

但對于宋琳所講的這些,許強內心是矛盾的。

他隱隱覺得此刻的宋琳,完全就像是被憤怒沖昏了頭一般,除了不理智之外,而且還有些瘋狂。

為了復仇,狠心的將自己毀容,改變容貌去復仇。

這樣的思想得有多么偏激的人才能夠做到?

這是許強所沒有辦法料想到的。

“宋琳,我不是在懷疑你,只是覺得這些誤會若是能夠坐下來,好好的談談,或許就根本不存在了,雖然你們不是擁有血緣關系的親姐妹,但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有什么事情……”

許強的這些大道理,令宋琳心煩不已。

她本以為許強是那樣的愛她,到最后勢必能夠理解他的所作所為。

可是許強的這番說法,實在是讓他太失望了。

目光如炬的瞪向許強,冷冷的做出了斥責:“姐妹?我與她從來都不是姐妹,而你……許強,你口口聲聲說愛我,可是你確對我并未有一丁點的信任,這樣的你,有什么資格說愛我?我們結束了……”

不,我們或許從來都沒有開始過,又何談結束呢?

宋琳毅然的轉身,對許強雖仍有一份感情存在,可她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

她知道現在的自己,根本配不上許強。

如今,自己的本質已經在許強的面前抖摟了出來,許強對她想必也是失望透頂,所以他們再無任何在一起的可能。

凝視著宋琳離開的背影,許強并未上去追。

此刻的他心亂如麻,心中明明有太多對他們二人未來的期許,可是現在他不知道該以怎樣的心態去面對。

對于宋琳的遭遇,他除了同情之外,更多的是一份心疼。

正因為這樣,他不希望宋琳在繼續誤入歧途,想要將她一點點的拉回到正軌。

彭麗莎不顧秘書的阻攔,氣沖沖的來到了高峰的辦公室。

在沒有征求高峰同情下,秘書便將彭麗莎給放了進來。

秘書滿含著一份愧疚,小心翼翼的向高峰做出了解釋:“高總,真的是對不起,我沒有將她攔下來。”

若是旁人這樣突然闖進來的話,高峰一定會非常的生氣。

可現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彭麗莎,他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有那么一點點的小驚喜。

“我知道了,下去吧。”

高峰難得一次沒有發火,秘書不敢有任何的質疑,匆匆的便離開了高峰的辦公室。

彭麗莎緊皺著眉頭,冷冷的走到了高峰的面前。

將手重重的按在了桌子上,情緒顯得尤為激動的做出了質問:“我問你,厲震霆遭人算計,這是不是你的杰作?”

當彭麗莎將這番話問出口的時候,高峰臉上的笑容明顯一僵。

眼底閃過一絲的惆悵,面對彭麗莎的質問。

他猶豫了幾秒,這才做出了肯定的答復:“是!之前的那些事情的確是我做的。”

高峰的主動承認,令彭麗莎不禁皺起了眉頭。

眼底閃過一丁點的復雜,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向高峰做出了質問:“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彭麗莎此刻的表情,令高峰心中有一絲的不悅。

他以為彭麗莎是因為自己對付厲震霆而不高興。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