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女子也只能將活命的希望,寄托在大師兄吳啟剛身上。

就在飛船結界被攻破的那一刻,風越海、秦千山、云啟魁三人終于見到,銘刻武道標志的飛船。

“武道宗!”

云啟魁長老神識掃過飛船,發現是武道宗的飛船。

風越海微微沉吟,便道:“云長老你筑基初期的弟子守護飛船,我和秦長老帶著筑基中、后期境界的弟子出手,助他們一臂之力。”

話音未落,風越海踏空而起,懸浮在云端之上,衣袍飛揚,幾個踏步之間,便是向遠處飛船掠去,直接襲擊火鳥王。

以玄天宗一些筑基中、后期弟子的修為來說,迎戰妖禽火鳥,還是有些危險。

但風越海長老已下令,眾人自然得支援,玄天號飛船,極速向武道號飛船靠近。

風野靈、郭林倩、郭林東、周偉東等人,更是高高躍起,帶起刺耳的破風聲,向漫天火鳥飛射而去。

霎時間,天地間激蕩起,凌厲無匹的刀劍之意,各種靈符、法寶鋪天蓋地拋向火鳥。

刀劍之意噴涌間,靈符爆聲動蕩,法寶血腥殺戮,似乎將虛空撕裂。

隨之,數不盡的火鳥墜落大地,血灑長空。

武道號飛船四周,流光四射。

“唳……”

一只只火鳥就像火球一樣,發出刺耳叫聲,撲向武道號飛船。

其中,一位面容英俊,身著褐色衣衫的年輕人,顯得十分出眾,法武雙修境界達到五階武師、筑基境界,是武道宗培養的天才之一。

雖然年紀輕輕,卻戰力十分不弱,手持一柄黑色長槍,不斷揮舞,鋒銳的黑色槍飛射而出,連續不斷的向火鳥出擊。

此時,在褐色衣衫年輕人的腳下,已經堆積數十只被其殺死的火鳥,相當于他已擊殺了,數十位同境界的修者。

驀然,一只二階火鳥斜刺里飛過,一爪子擊過去,將其拍飛跌落甲板之上。

看到如此一幕,身邊的一個弟子愣神之中,一只火鳥陡然俯沖下來,用鋒利的爪子抓住,這個弟子的后頸,旋即飛升高空。

被帶到高空之中,這個弟子嘴里發出慘叫聲。

“啊……長老……師兄……救我……”

那只火鳥將此人拋飛,落入火鳥群之中,瞬間被數只火鳥圍攻分食。

這個時候,武強正在苦苦牽制火鳥王,哪有機會出手救他們?

至于那位大師兄吳啟剛,也被火鳥包圍,自顧不暇,更沒有可能冒險去救別人。

能夠被稱為大師兄,都是宗門的領軍人物。

吳啟剛自然也武道宗的年輕人翹楚,不但修為已經達到六階筑基巔峰,一手劍術更是神鬼莫測。

而且,此人沉著冷靜,即便是陷入圍攻,竟然也面不改色,頗有殺神的超然意境。

很顯然,他也是一個戰斗經驗豐富之人,身經百戰,經歷過生死兇險。

短短時間之內,吳啟剛就已經殺死三十多只火鳥。

每一招出手,必有一只火鳥掉落下來。

一些天才弟子,全部都情不自禁的向他靠攏過去,弱者向強者尋求庇護,這是亙古不變的法則。

只要站在大師兄的身邊,總要安全一些。

“大師兄,救我……”又有人在求救。

吳啟剛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見十多丈之外,年輕女弟子夢曉,遭到三只火鳥圍攻。

戰了這么久,眾人對火鳥戰力,已經有一定的判斷能力。

這三只火鳥都是二級妖禽,差不多相當于人類筑基初期的實力。

一般的妖禽,差不多都是二級初期,相當于人類筑基中期實力。

這個女弟子不僅僅,擁有著傾城的美,自身的天資也是極高,是一位真正的天驕女,在武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