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能來到市也是好的,最起碼,她可以肯定一點,有很多與自己有關的事情,安嘉言都有意在瞞著她。

并不是自己胡思亂想,錯覺導致的,而是真的有些東西,被人有意篡改了。

但具體是什么,安嘉言的真實目的又是什么,她還有待查證。

航班安全抵達,一出了海關,舒窈三兩步追上隨著人群向外走去的厲沉溪,腳步站定的一瞬,她美眸婉轉,“厲先生,謝謝你送我回來。”

厲沉溪頎長的身形在她面前站定,優雅的俊顏淺笑微微,“不客氣。”

“有緣再會,我先告辭了。”她輕微頷了下首,便轉身離開了。

男人幽深的眸光注視著她離去的背影,眼底的深許一閃而過,最終化為烏有消失沉淀。

身后的黃毅看著老板的臉色,躊躇的小聲道了句,“厲董,就這樣讓她走了嗎?”

厲沉溪沒應聲,只是唇角輕然勾了勾,隨之邁步繼續向外。

黃毅一直跟在他身后,滿腹的疑惑漸染,他很不理解,之前厲沉溪從汝州趕回來后,便馬上直飛歐洲。

這兩年,不管他用了多少方式方法,動用多少人力物力,對于查爾普斯這個人,都查詢不到任何的消息,好像徹底憑空消失了一般,而時隔兩年后的現在,在厲沉溪抵達歐洲的那一刻,就收到了對方的邀約。

明顯就是鴻門宴。

但對此厲沉溪竟想都沒想就應允了,還是只身前往,在安嘉言那戒備森嚴的別墅豪宅里,不顧自身安危,硬生生的將舒窈帶了出來,還怕有閃失,而直接當天就安排飛機回往市。

如此煞費苦心,不顧一切的結果,就只是放她一個人離開嗎?

若是如此話,那之前所做的一切,又還有什么意義!

機場外,勞斯萊斯停在路邊,厲沉溪一身冷冽的大步流星,挺拔的身影嵌滿寒氣,徑直邁步上了車。

在隨行人員將行禮放置后備箱后,黃毅也上了駕駛位。

隨著車子的緩緩駛離,厲沉溪穩靠于后座的身形,側顏掃視著窗外,手中燃了一支煙,幽深的黑眸被煙氣朦朧,似想著什么,又似什么都沒想。

良久,他才有了開口的趨勢,只是溢出的嗓音微冷,“古安的那個項目,現在進行的怎么樣了?”

“這個啊……”黃毅說話時,不由自主的就拉長了聲音,明顯提及了頭疼的話題,自然的緊起了眉,“陸氏那邊退出后,就全權交由了安小姐那邊的人負責,現在的進展,完全就是……”

黃毅挑眉通過后視鏡看著老板的面容,尋思措辭多時,最終也只能用一句話形容,那就是,“一團亂啊!”

厲沉溪清揚的唇畔弧度持續,眸色諱莫難辨,動手彈了彈煙灰,“媒體那邊,對這個項目不感興趣了嗎?”

黃毅一愣,聽著老板這話,莫非是……

他忙說,“不是不感興趣,是安小姐的人有意壓制,不讓媒體采訪,也杜絕動遷區域民眾聯系媒體。”

厲沉溪輕輕的點了下頭,“這個項目,多多少少也和厲氏有關,你去想想辦法,通知媒體一聲。”

黃毅心下咯噔一下,厲氏這邊若是聯系媒體,曝光整個古安街區動遷一事,必然,舒窈馬上就會成為眾矢之的,后果更是不堪設想。

不過,老板都已經這樣說了,黃毅也不能不照做,自然的應了一聲,然后,準備著手處理。

只是,人人都沒想過‘事發突然’這個詞到底是怎么來的。

黃毅是想聯系安排媒體采訪古安項目的,只是去了一趟歐洲,先送老板回家休息,倒下時差,自己再回公司時,忙著處理其他工作,就將這件事忽略了。

等他想起時,已經是很久之后,中途也發生了另一件事。

……

厲沉溪回到家時,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