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楠漸漸恢復了意識,醒來后,看見了盧浩這張陌生的面孔。問道:“你是誰”?“是你救了我嗎”?

盧浩看著程楠。點了點頭。

說道:“嗯,是的”。

“你好,我是盧浩”。

“我剛好湊巧路過,看見你在水里沒有了意識,就敢忙拉你上岸”。

“你且放心先治療,這里是我朋友的診所,你的一切費用由我來出”。

“可是你為什么要幫我呢”?程楠心里暗自疑惑,但是他也沒有當面問出口來。

程楠此刻沒有把話題繼續下去,難道他剛好就是湊巧路過嗎?!這一切怎么就會怎么湊巧。

都說人算不如天算。若是生活達不到你想理想的,那么一定就還是你的算計不夠。盧浩的算計看似天衣無縫。但其實他卻恰恰忽略了趙喬姝并不是真正的人類。

其實早在很久以前,盧浩便開始悄悄打探程楠的行蹤,程楠身邊的朋友有知心的,當然也有一些異心的。就拿李廷這家伙來說,年紀不大,功利心卻很強,常常妄自尊大,虛榮好勝。最是會趨炎附勢的人了。可程楠卻偏偏不把他放在眼里,這讓他一時卻沒有了存在感。心里恨的程楠牙癢癢,可是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

好不容易有次能整程楠的機會,李廷這種人豈能錯過。

在去游泳的前一天,盧浩找到李廷并慫恿他一定要他帶動程楠他們在野外游泳,同時按照他的計劃提前在水里放好利器,必要時在用此刺入程楠的心口上,但是并不能致命,這讓李廷心動了!

他早就想出這口惡氣了,一聽說能讓程楠痛苦不已就很爽快的答應了盧浩的要求。

盧浩說:“到時候我會假裝路過救下他的,畢竟你也不想讓他思不是”?!那天李廷做完這一切后,回想起來都有點后怕,看著那水中一抹紅色,不知道是喜悅還是憂。他只知道他想要程楠不好受!

盧浩拿到了心頭血煉化成了情毒,在程楠康復多時候放在了程楠身上,由于是程楠自己的心頭血,所以對程楠絲毫沒有影響,當他所愛之人出現的時候,情毒將會自動過渡到他說喜愛之人的身上。這對于那個被愛的人來說何嘗不是一道枷鎖、一種不得已,一種不由己,也是不受控制的被迫的宿命。

那個苦情人就是喬姝!

怎么能偏偏是喬姝呢?

原來盧浩早就看出來程楠多心思,又知道喬姝和妍星兒的關系近,只不過都是利用他們罷了!這一切全都在盧浩的算計中,看似一步也有錯,可是喬姝到底是誰?

盧浩卻漏掉了這一大問題!

沒多久程楠就康復了,兩心綿的毒盧浩也按照計劃放在了程楠身上。正值暑假,程楠也不打算念書了,就每天跟著盧浩廝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