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沒有。”葉修搖了搖頭,決定不把老卡牽扯進來。

“飯已經好了,都來吃吧。”顧蜜把菜都端上了桌,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吃飯吧,別聊那些有的沒的了。”葉修微微一笑,坐上了位置。

“吃吧。”顧蜜把圍裙取了下來,然后也坐了下來。

不得不說,味道真的很好,比老郭做的好吃多了,不知道鳳槐現在怎么樣了,出來這幾天秦礬有些掛念的想到。

夜晚,整個城市照常運轉著,只是多了一股股陰風在各個地方吹拂著。

這些殘魂在到處游蕩著,他們沒有思維,只是下意識的尋找著,很快一個殘魂就有了發現,它第一次產生了激動的情緒,記得這個氣息的她,很快就認出這就是它要找的人。

殘魂的速度并不慢,它知道秦礬在哪,那個晚上秦礬用特殊的方式提過,很快它就穿過了一道道建筑,來到葉修的家里。

秦礬還沒有睡,他第一時間察覺到了殘魂的到來。

“有發現了嗎?”秦礬一邊說一邊爬起了床。

“起來,和我走。”他顧不得敲門,直接闖進了葉修的房間里。

“發生了什么。”葉修正處于半夢半醒的狀態,有些迷糊的說道。

“找到了。”秦礬言簡意賅的說道。

“真的。”葉修立刻清醒了過來,立馬穿上衣服,爬了起來,顧蜜還沒有睡著,正在看著符咒發呆,聽到秦礬的話后,立刻爬了起來。

“走。”秦礬揮了揮手,帶著兩人走下了樓梯,然后來到了車門口,“快點上去。”

時間有些緊迫,雖然以殘魂的感知力,只要馬紅雨沒有離開太久,就不擔心會被她跑掉,但是能快一點就快一點。

“左轉。”開車的葉修是看不見鬼魂的,所以一路上都是秦礬在指揮。

葉修開的很快,還闖了幾個紅燈,但是現在誰還管這些。

“就是這了。”殘魂最后在一棟小平房前停了下來,這棟房子看起來有些破舊,有點陰森的感覺。

“進去嗎?”葉修有些擔心的看著暗沉沉的入口,有些擔心的說道。

“帶上這個,和我一起進去。”秦礬丟給顧蜜和葉修一個符咒,然后淡定的走了進去。

開玩笑,就他這個配置,來再多鬼魂都得跪。秦礬衣服上可是掛滿的辟邪咒的。

“感覺有些奇怪啊,這里怎么這么安靜啊。”看著空蕩蕩的走廊,葉修感覺背后毛毛的。

“這么晚了當然沒有人了,不過那個馬紅雨就不阻攔一下嗎?”秦礬奇怪的說道,按理來講對方應該要拼命抵抗才對啊。

殘魂最后在走廊最末尾的地方停了下來,秦礬對陸莉命令道:“進去,打開這道門。”

陸莉點了點頭,穿過房門飄了進去。

咔的一聲房間門就被打開了,然而里面一個人都沒有。

“怎么回事,馬紅雨在哪啊。”葉修皺了皺眉頭,他都做好了拼命的準備了。

“這里沒有任何人生存過的痕跡。”秦礬打量了一下房間,試著把燈打開,但是按了幾次開關燈都沒有亮,顯然這里是沒有電的。

“再仔細找找看看。”顧蜜比較細心的打開了手機上的應急燈,讓房間多了一絲光亮。

“殘魂不會無緣無故的帶我們來這的,這里一定有什么東西。”秦礬打量著周圍,最后把視線投入在了這間房的唯二的家具上。

“這個柜子可能有問題。”秦礬有些嚴肅的說道。

“怎么有發現嗎?”葉修從廁所里出來,詫異的問道。

秦礬掏出一張驗靈符,開始了對這個柜子的檢測。

“有輕微的靈魂氣息,我就要打開這個柜子了。”這點薄弱的靈魂氣息,還不會對全副武裝的秦礬構成威脅,秦礬走上前去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