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輕慌忙扶起老人,說:“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他的。”

洛允最受不了這種感人的場面,離開了,在府宅里轉悠,這里太破敗了,野草雜生。這些人好歹也是修士,隨便捏法就行了,就放任府邸這么破舊?

【他們只會引起入體等練氣期基本修煉方法,其他法術都不會。】

洛允:……………

雖然沒人教我法術,但是有些法術自己不用念咒,不用捏法就自然而然就使出來了。比如水系法術自己天生就會用,至于其他法訣什么的,看過別人用過一次就會了。

這兩百年光遇到的修士不計其數,法訣什么的全被自己學了去了。然而會了這些法訣,自己戰斗的時候也用不上,甚至連龍骨鞭都一百年沒用過了。

洛允施法捏訣,整座府邸瞬間幡然一新。一個府邸連護陣都沒,洛允順手布了個七凌陣。這陣法是洛允自創的,受到王家七把仙劍護陣大法的啟發。用自己的冰系法術凌成冰凌鎮守七面,雖然冰凌比不上仙劍,但是施法的是洛允,這法陣的威力不遜于仙劍護陣。

洛允嘴角上揚,“這才順眼點了。”

莫輕急忙趕過來,驚詫道:“洛兄,這是?”

“這是我布的,只要我還在上沽界法陣就會一直有效。除非修為比我高…不,上沽界應該無人能破。”

洛允眉頭緊蹙,“那個丹宗現在在何處?”

“在丹陽城。位于凡界和修仙界的中心,凡界的人拜師求學必經此地。”

莫輕眼里感情復雜,“丹宗不像我們莫家是世代沿襲的家族,丹宗是個門派,各地的丹修都可加入此門派,論實力排名。丹宗掌門曾放言,誰若是煉丹勝于他,便禪讓掌門之位。”

洛允心想:這個掌門真的好大的口氣啊。

洛允板著臉打開系統頁面,搜索丹陽城,上沽界地圖開始具體到洛陽城,并帶有詳細的路線。洛允抓著莫輕,飛向空中,高速的飛行讓莫輕有些不適,畢竟修為低,有些承受不了。

畢竟路程較遠,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飛到。洛允考慮到莫輕身體因素,中途休息了幾天。

洛允臉色難看,自己一個人倒是可以用系統傳送,可是為啥帶個人就傳送不了,這個紅色警告是什么鬼?又不是超重了!問系統每次都是同樣的回答:宿主是不是不愛我了?本系統寧死不屈只為宿主服務。

面對系統的回答洛允只想說:“真矯情!”

奔波了半個月,洛允和莫輕都憔悴了不少,洛允一路上吃不好,喝不好,睡不好,全程冷著臉。雖說到自己這個修為境界完全可以不進食,但是自己不是為了充饑而食,只是單純想吃東西。至于睡覺也是為了打發無聊的時間。

百年來洛允每次無聊了就找點食物吃吃,或者睡在自己的玉石床榻上渡過漫長歲月。